金华信息网
提供金华旅游景点,二手房产消息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才招聘 > 正文

本土那些老岁月,你经历过么!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9/3/14 13:35:02 人气:0 标签:

每次过年回家,我都会带上大大的防水手套。在网上淘了几双不尽满意,就去金华商城用挑剔的目光说:“老板,我要质量最好的手套。”那架势,像是去看车,要看4S店最好的车;去挑金器,要看最贵的。老板也不理人,扔了几双到我面前,我详细问道:“会不会渗水,会不会破?”老板似笑非笑地说:“时间久么肯定会……”我就只好拿最贵的,25块一双,讲价讲到40块2双,微信付好递给老板看,人家已经在和别的客人做生意去了,看都不看我一眼。我也不生气,还兴高采烈的,买好手套,就意味着回老家的时间提上了日程。


到家第一时间肯定是吃,然后就是洗碗。我妈不让我冼,说会把衣服弄脏。我就要洗,无论在婆家,还是在娘家,我就喜欢清洗。我最享受的时光,就是不说话埋头洗衣、洗碗、擦地,然后像一个“女王”一样欣赏着自己的“作品”。拿出质量最好的手套,像我这种“写文字”的人,十指当然是不沾阳春水的了,洗碗、擦灶台、整理橱柜,戴上手套就像上了战场,手握尚方宝剑,哪脏打哪!“君子生非异也,善假于物也”,把我妈平日舍不得丢掉又不太用的东西统统扔了,厨房清爽透亮,那一锅一瓢一碗顿时熠熠闪光。


我开始清扫小院,犄角旮旯通通扫一遍,又扔掉了一堆不要的东西,擦桌子、擦凳子、擦大厅的地,凡是我看到的地方统统光了亮了。我妈跟在我屁股后面,“歇会儿!歇会儿!我都弄过了,就是你相不中。”我不管,弄到自己顺眼满意为止!


然后坐在火炉旁,用热水开始冼手冼脸,并叫来侄儿侄女,手伸出来检查检查,手黑的、脸脏的,给我洗,用香皂。我坐在火炉旁,拍水滴精华液涂乳抹面霜搽粉腮红口红,用眼睛翻着几个“小鬼”说:“你瞅瞅,你们看看,你们的衣服、鞋,你们还像个人?就不能好好坐在这,看看电视……”他们也不理我,就把手放在水盆里打湿打湿,我涂着口红,接着训道:“把手和脸洗洗干净,我给你们擦香香,不要去外面跑了,你们当自己小猫小狗呢!不知道爱干净……”


可没多大用,他们一转身又去放鞭炮、玩雪、在大街上疯跑。再见到儿子时,我的天!满脚泥,裤腿上的泥都带到棉袄上了,脸上也沾了烟灰。我望着他,他看着我嚷嚷着:“妈妈,妈妈,你就让我野一次吧,让我当回野孩子吧!”还没得到我的“赦免”,他一溜烟又跑了……


我搞好了卫生,又化好了妆,然后开始找我爸:“爸,你去哪儿拜年?我开车送你。”老爸这大年初二初三的,都是去一些长辈那里,像我这种嫁出去的姑娘,又是远嫁,回来一趟,去下“爹和姑”(就是爸爸的兄弟姐妹)那里就好了。我偏不,我爸去自家屋里(一个姓,一个祖先下面好几代了),我也去,我去看看。我带着老爸,迎着雨雪,去有着共同血脉的自家屋里。说是叫“哥”,人家都不认识我。我爸介绍后,这些“哥”才“恍然大悟”:“喔喔,以前,都是小时候见过的,现在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
我爸说去二姨家,我去。我要去看看二姨,二姨还住在原来的山里,只有一条水泥路,只可以容纳一辆车通行,我不管,我要去。把买给我妈的南方水果分一些给二姨,还有妈妈买了好多点心给二姨。一路左避右让,颠颠簸簸,我却满心欢喜:“爸,这个是××湾,这是××家的田,你看这个石头还在呢!这里还有一个水井,以前上学的时候在这里喝水,这是小学学校……”虽然很多路杂草丛生,很多房屋衰败荒凉,但大致的轮廓都还在,山水不变,这便是家,是家乡!


家乡的冬天,就是冬天!满山枯槁,满河哭咽,雨雪交加,真的不是妈妈觉得我冷,那叫真冷!可我就是享受着这种冷,从头到脚,冷得彻骨、冷得坦荡、冷得清新!回到家里,又是从冷到暖,从冬天到春天的“赶脚”。在老家,家家户户都烧一种炉子,下面相当于一个简单的土灶台,用不锈钢打造,可以不停加柴,中间可以用茶壶烧开水,外围是一张桌子,吃饭的时候又可以烧火锅,烧的烟经过烟囱排出去,这样房间里既保暖又卫生。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烤火、聊天、喝茶、吃饭,一旦进入了这样的房间,压根就不想出去。再配上Wi-Fi和电视,那简直就是完美,一家四世同堂都可以待在一起,享天伦之乐。任凭外面的风雪再大,外面的风雪越大,家里越显得暖和……


我妈兴奋地给我们讲:“我刚才去和别人说媒了,那个××姑家隔壁的大哥的孙子和我们之前湾里那个姓×的姑娘……”


我一听就来劲,凑在火炉旁问:“那个男孩多大呀,在哪工作呀,家里有钱不?”


我妈抓了一把瓜子更兴奋了,说:“咋没钱呢!今天一见面就给了10,000块钱的红包,人家在深圳打工,一个月的工资都上万块……”


“啊!”我张大嘴巴,“那,那女孩呢,读过书没,长得好看不?”


“女孩长得还不错,就是眼睛有点凹,没读过多少书,有点可惜……”我爸在一旁附和,我妈接着说:“男孩的爸妈看了那女孩,喜欢得不得了,男孩就是不爱说话……”


“那现在怎么样了?”我迫不及待想知道进展,凑火炉更近了。某人在旁边踩了我一脚,我回踢一脚过去。


“那谁知道呢!”我妈哈哈大笑:“先加了手机……”


“是微信!”我爸在旁边更正,说我妈笨!


我妈接着说:“是的,加了微信,先聊呗!那男孩的家还不错,估计成了,30万、50万彩礼……”


“啊!”我嘴巴张得更大了:“30万、50万啊?”我抓了把瓜子吃地满天飞,“埋怨”我妈说:“你看你,年年给别人说媒,自己的女儿嫁这么远!”


我爸瞪我一眼,说我“瞎说话”,某人从背后打我一拳。我转身,嘴里的瓜子皮“呸”飞他一脸……


这个春节老爸干了一件漂亮的事儿,也是差不多这么多年来老爸干得最漂亮的事之一,就是帮妈妈修缮了厨房。在保留了土灶的同时,液化灶、水池、厨柜、筷架,还有高大上的抽油烟机、净水器,妈妈终于摆脱了这么多年烟熏火燎之苦,可以在无烟的厨房里轻盈地挥动着锅铲。我也可以围着妈妈打打下手,聊聊天,顺便享受着每道菜出锅的那一口。妈妈生怕我落下了每一口吃的,把家里的菜轮流做了个遍。可我每天心之恋恋可以带回浙江,满足我差不多馋了一整年“馋虫”的,还是老家的香肠。


老家的香肠又叫“猪灌肠”,精选上等肥瘦相间的猪肉,手工灌制,加八角、花椒、辣椒、酱油、香油、胡椒粉等佐料,再经过烟火的熏烤,更香,更有嚼劲,更有人间烟火味儿。“猪灌肠”是老家一到过年,杀完自家的年猪后必做的一道菜,除去春节食用,犒劳一年的辛苦,还可以一直风干于屋梁下,农忙里添菜,农闲时配酒,一年到头,满足着我们的味蕾。妈妈将家里的香肠分成两份,一份留给近在襄阳的姐姐,一份留给远在浙江的我,不管是否情愿,生活总在催促我们迈步向前。我们整装、启程、跋涉、落脚,停在哪里,哪里就会燃起灶火。人和食物的匆匆脚步,从来不曾停歇。


我从江南一路开车向北,回到家乡淮河,对的,我的家乡就是与长江、黄河和济水并称“四渎”,中国七大江河之一的河——“淮河”,位于河南省南阳市桐柏山脚下。我家所在小镇就是“淮河”的源头,所以叫“淮河”(隶属湖北省随县辖镇),与河南南阳、信阳接壤。312国道横穿整个小镇,从上海、江苏、安徽来经过我的小镇“淮河”,再往河南、陕西、宁夏、甘肃,直到新疆,是中国华东、华中、西北地区重要的一条国道。曾经年幼的我,站在这条国道上看着奔弛的汽车,眺望远方,站在连着湖北省和河南省的“淮河大桥”上,望着潺潺的流水奔向远方。


可如今的“淮河”河床千疮百孔,河堤垃圾遍地,河水浑浊不堪,鱼虾绝迹,连地下水都受到了污染,烧开喝一口“咸的”。可她就是我的家乡,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溶进血液深入骨髓,我每年至少一次,如今交通方便,一年好几次,从郁郁葱葱的山水江南,奔向远方的家乡——淮河!全程1800多里,轮番火车、高铁、自驾,不辞辛苦,不亦乐乎,从婆家到娘家!
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